当前位置 :主页 > 香港马报网站 >
网易专访董建 感知美学源力 在设计艺术间游走
发布时间:2022-01-13

  说着一口流利的上海话,喜欢骑车穿梭在上海的市井街巷里,从繁华的十里洋场到喧嚣的里弄菜场……这是艺术家董建来到上海的第五年。

  但他,俨然已完全融入进这座城市,像上海滩旧时的老克勒们一样,生活悠闲且雅致。

  温文尔雅,彬彬有礼,这是董建老师留给网易设计记者的初印象。听爵士乐的老唱片、品小壶煮的新茶、穿熨烫的线条笔直的西裤……生活在世俗之间,却又远离于商业之外。

  这一天,聆听他的故事,回味正当风华的年景,借着旧物,笔者仿佛与其一同走进过去的时光。

  那时的北京,穿着灯笼裤、耐克鞋,留着长发的年轻人们,热衷于「太空步」、「传电」、「擦玻璃」……自由奔放、充满激情与活力的舞姿,孕育了精神与艺术的理想主义年代,点燃了青年人的好奇与向往;这其中,就包括董建。

  出生于北京空军大院,大院子弟的精神面貌在董建身上得以延续,热爱艺术,忠于理想。源于这股向往,1984年,董建考入被称为中国第一所工艺美术设计高等院校的“中央工艺美术学院”,正式就读于环境艺术系。

  “那个时候的北京,是全国时尚的前沿阵地,聚宝盆玄机。从潮流服饰到新兴展览、从设计理念到学术讨论……我们始终都是在一种流行的氛围里学习和生活。”同样也是这一时期,中国现代设计迎来快速发展的历史上升期,现代设计理念正迅速渗透人们生活品质需求的各个门类中。

  “但大众的审美意识亟待提升,人们对于生活品质的追求是缺少美学引导的,中国设计的发展首先得从引导人们设计从业者的审美出发。” 董建说道。

  于是,1989年毕业的他,前往河南省工艺美术学校担任起室内设计系讲师,正式开启长达十五年的教学生涯,并在自我建构的路径中逐渐确立了自己的艺术与设计理念。

  20世纪90年代,国家进入市场经济活跃期,中国设计也迎来中西交汇、上下求索的新十年。

  去国外看看,变得没那么难;从2001年开始,董建慢慢踏出国门,去学习和领略西方艺术、设计美学的魅力,“一走出去,我便惊觉,原来国外对于品质的追求是处于生活的方方面面的。第一次是去意大利,早上在酒店吃早餐,从食物的分类、餐具的陈列到鲜花的搭配,艺术隐藏在每一个细节里,那是五感六觉的享受。”

  当短暂的艺术体验,已不能满足时,2003年,董建决定辞职,放弃 “铁饭碗”,开始前往不同的国家游学。从这一年开始,他先后游学德国、瑞士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法国、俄罗斯、日本等57个国家,并开始尝试用自己的画笔勾勒出每一座城市,“建筑是一本无字的书,当书本和画册的场景在面前真实的铺陈,当从小就临摹的雕塑在眼前陈列,当走进无数大师曾经的学校,当步行在凡尔赛宫感受美仑美奂的建筑艺术时,我突然发现,艺术应该是自在的。”

  走进董建的家,至今保留了2000多幅画作,它们或被挂在墙壁上、或被摆在茶几、或被放置床头,一帧帧,记录着每一个城市的美好,“我不愿意去售卖它们,他们就像是我的记忆,记录着我那个当下的感受。”

  “我太爱这座城市了,喜欢这里的老房子、街市、菜场、车水马龙……这里的‘精致’,处处都在,海派文化沉淀在砖瓦之间。”提起对上海的印象,董建显得非常激动,就好像刚来到这里时,会因为太喜欢而睡不着觉。

  来到上海后,他搬了三次家,对石库门里的老房子也越来越情有独钟。他喜欢坐在八廓窗前看里弄里走过的人群、听七十二家房客上下楼的哒哒声,还喜欢借着坡型屋顶的老虎窗看看天空……“中西合璧”是石库门最大的特色,“海派文化”是上海最鲜明的文化体现,如今,也成为董建最爱的艺术表达。

  “西方人对生活的优雅从容,东方人对文化的传承创新,西情东韵文化气质的交织,使我体味到万事万物共生共存的道理。从西方吸收营养,将东方文化非遗传承与西方当代艺术相结合,重新解构、融入到文创创意中,让更多人可以使用到,这是我所期待的。”在他看来,艺术不应该是高冷的;他希望透过对中国传统非遗文化的挖掘,再结合当代艺术,以文化产品的形式来传递当代文化。

  接下来,董建打算将外滩的万国建筑群一笔一笔描绘出来,并以文化长卷的形式展现出来,“城市文创应该是城市故事的讲述者,时代文创的意义正在于对文化之美的表达与传承。我希望,将上海这座城市的美感传递给更多的人。”

?